登陆 | 注册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静心寄语 > 文章

过大年看大片 纪录片《圣途》首集解说词权威发布

时间:2018-02-2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    

- 小 + 大

图片来源:中国西藏网

【序】

一座城的气质,源自历史的印记,一座建筑也同样如此。

北京向北200公里,有一座当地人引以为傲和悉心守护的建筑,红墙绿瓦、碑亭红台,包裹7700多两上等金叶的金龙,穿透时空的力量,除了震撼,还是震撼!

仰望它似在仰望历史的高度,坚定和真挚,凝重与深邃,扑面而来。230多年前,乾隆皇帝启动了这项国家工程,仅一年时间就落成了,这座鎏金铜瓦建筑叫——须弥福寿之庙。

独特的是,还有一座与它类似的寺庙在遥远的雪域高原。

扎什伦布寺——雪域高原上的神圣殿堂,它被复制到万余里外的承德,连接西藏和承德两地的是一代帝王和一代宗教领袖,这段历史被世人深深地刻在了民族团结的大道上。

当我们试图接近这段故事更多细节,在一本本史料和藏文典籍里,梳理出了西藏百年制度演进过程,一场场变乱乃至战争,一次次制度的崩坏与革新,一直以来,这段被时间隔开的历史丰富多彩,推动西藏不断向前的路上,班禅活佛传承世系的智慧和勇气、担当和责任,也和这片土地上的信仰一样坚定。

西藏,这片古老的土地,百年来演绎过哪些故事,伴随信仰,在这块土地上成长的是怎样一种坚定前行的力量!

1779年6月17日,这一天众人反复商议择定的吉日,高扬的幡幢,洁白的乘马,闪着耀眼丝缕的哈达在阳光下飘荡,庄重的仪式承载着远行的规格。雪域众生的殷切期许,大清皇帝的定边方略,都寄托在这一趟行程之中,份量重于泰山。

小僧自三四岁伊始,即仰慕大皇帝恤养之恩,不可胜数,无与伦比,小僧乃一出家人,无以报称.时时企望觐见大皇帝!

山水迢迢的万里之路,扎什伦布寺走了三百三十年。

六世班禅,中国西藏地区历史上杰出的宗教领袖,他将用脚步丈量爱国爱教和民族团结的尺度,并将它推到了顶峰。有诗这样描写道:“犹如飞鸟随大鹏,无数智者拥大师,缓缓前往东方去”。

东方,清朝版图的中心方向,六世班禅踏上的不仅是上万里的行程,更是一条历代班禅从未走过的路。

因为远行的动意可追溯到前世,甚至更早。

扎什伦布寺建于公元1447年,藏语里吉祥聚福之地的意思,历代班禅大师的驻锡地,570多年来,这座精美的建筑群几乎保存它初建时的模样,神灵的光晕和宗教的静穆交织其中,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沧桑的气息。

强巴大殿,今天我们所仰望的视角,26米高的强巴佛金像宝相庄严,慈善和蔼,尘世过往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静静流淌。

五世班禅,法名洛桑益喜,公元1663年,藏历水兔年七月十五日生于后藏托加溪,6岁坐床,被认定四世班禅的转世真身。

公元1693年,康熙皇帝和五世班禅一度商讨五世班禅赴京朝觐事宜,但由于当时一度流行的天花等原因却迟迟没有成行,而后来时局的变化将这件事一直搁置下来。

公元1682年2月25日,66岁的五世达赖圆寂。

想象中17世纪的西藏,只有耀眼的阳光和随风弥散的诵经声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清朝早期,西藏地区时时受到外族部落袭扰。五世班禅时期西藏时局错综复杂,外有一些外族部落的挑衅冲突,内有明争暗斗的权力厮杀,西藏政教舞台上轮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景象。此时的西藏需要稳定,康熙已经有了人选,并且是唯一的。

公元1706年10月23日,紫禁城降旨西藏“达赖喇嘛圆寂后,今兴黄教,非你莫属,故命呼图克图前往达赖喇嘛之布达拉掌教,望尔抑副联抚绥众生之至意,兴教利生”。这道谕旨等于康熙皇帝昭告天下,西藏将开启新的一页,五世班禅将走上西藏历史的前台。

这一年,五世班禅43岁,他心向紫禁城,爱国爱教,成为慈爱众生的宗教领袖。这一年康熙52岁,平三藩,收台湾,平定准格尔叛乱。横在大清王朝门口的障碍都被搬开了,“康乾盛世”的大门正徐徐拉开,康熙皇帝和五世班禅被时代紧紧地联系在一起。

西藏,世人称为与神灵最近的土地,地势隆起,对四周有高屋建瓴之势,被称为世界的屋脊,康熙曾这样定位西藏在他心中的地位:“西藏屏蔽青海滇蜀,苟准夷盗据,将边无宁日”。

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神圣的领土,从元朝以来历代中央政府对西藏实施行政管理,尽管在形式上有所不同,但在主权管辖上一脉相承。1644年清朝入关,进一步加强了对西藏地方的管理。早期沿用明代治藏制度,康熙年间设立噶伦职务,多人共管的治藏制度,雍正时期开始设立驻藏大臣制度。

伴随时间远去,康熙皇帝和五世班禅终究未曾相见,虽然历史给康熙留下了遗憾,但五世班禅却没有给康熙皇帝留下遗憾。

“1717年调解准格尔部族纷争;

1720年拥护清中央政府,册立七世达赖喇嘛;

1726年调停阿尔布巴事件,止战内乱”。

1713年2月,康熙皇帝下诏,正式册封五世班禅罗桑益喜为“班禅额尔德尼”,颁金印金册。

“班禅额尔德尼”这6个字的称号是梵语、藏语、满语的混合。“班禅额尔德尼”:“宝贝大学者”的意思,以纯金打造的金册与金印,代表尊贵、恒久、无上珍贵,以此彰显班禅的地位,这意味着“班禅”的名号被中央政府正式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,也正式确立了班禅的政治、宗教地位。从此,历代班禅转世必须经中央政府册封成为定制,直至今日,班禅活佛传承世系,爱国爱教的传统依然延续。

这是一片纯净的土地,千百年来自然和信仰的融合已是约定俗成的传统,旷野中的五彩经幡就是其中的仪式之一。佛经被印在经幡之上,风将它们吹拂飘荡,每飘动一次,代表了诵读一遍经文,随风直达上天。在藏族同胞眼中,这是自身修行和利益众生的功德。

历经漫长的岁月,今天的西藏生活富足,共享发展,甚至有些地方的物质生活已远超内地,贯穿历史和现实的则是,延续至今的信仰。

燃灯节,西藏最重要的宗教节日之一。每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,信仰的烛火驱散黑暗,点亮夜空,这一天是为了纪念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。公元15世纪初,著名的佛学家宗喀巴大师创立了格鲁派。“格鲁”:藏语“善律”的意思,该教派戒律严明,由于戴黄色僧帽又称黄教。

格鲁派传承中,班禅和达赖都是宗喀巴的弟子,按藏传佛教教义,是佛菩萨在人世间的化身,班禅是无量光佛的化身,达赖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,达赖住在前藏布达拉宫,而后藏扎什伦布寺,是历代班禅的驻锡地。

雪域高原上的神圣殿堂,是一座记忆之城,矿物质颜料和干燥气候让历史画卷,穿过岁月长河而依然鲜亮。布达拉宫,距今已有1300年历史,其散发的雄浑气质,吸引也征服着世界的目光,这里不仅是朝圣者的殿堂,也是藏传佛教乃至西藏历史的浓缩。西有寂圆满大殿,是布达拉宫最大的殿堂,环顾四周,殿堂墙壁满绘壁画,而能够在这样狭小的空间占有一席之地的,都是历史上重大事件。它代表永恒,是传统,是藏文化的一部分。其中五世达赖喇嘛,进京觐见清顺治皇帝的壁画,是极为珍贵的艺术品和历史资料。

公元1652年,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赴京觐见顺治皇帝,当年8月29日顺治皇帝接到五世达赖进京途中的密奏,“中土瘟疫流行,本人及库伦之人大多生身若于内地会晤下榻,恐于汗及本人不利之故,请准于呼和浩特或岱噶,择一处相会”。

史料记载,当时洪承畴和索尼为首的重臣争议自此而起,洪承畴认为五世达赖作为臣子,进京觐见理所应当,没有皇帝迁就臣子御驾远行的的道理,有悖君臣之礼。而以索尼为首的大臣们,却赞同达赖的请求,认为达赖此来,对于收服蒙古诸部大有裨益,而且也免于天花担忧的困扰。

清朝初年,西北方居住的蒙古族分为漠南蒙古,漠北喀尔喀蒙古和漠西厄鲁特蒙古三大部。清军入关之前,漠南蒙古就已归附清朝,漠北喀尔喀蒙古和漠西厄鲁特蒙古与清政府关系密切,彻底收服漠北喀尔喀蒙古,实现边境的长治久安是清朝君王的夙愿。此时,漠北喀尔喀蒙古普遍信奉藏传佛教,如果顺治皇帝远迎五世达赖,就等于向所有藏传佛教的信众间接表达了尊重和亲善,然而五世达赖与顺治皇帝会面的地点成了一道两难的选择题,中央政府如果答应达赖的请求,于礼法不合,然而,五世达赖不远万里朝觐,既是中华民族紧密团结的机缘,也是清帝王孜孜以求治理蒙古的历史机遇。

二选一的难题,考验君臣们的政治智慧,他们会如何处理呢。

北京最大的湿地公园南海子,位于南五环外,是市民们消暑纳凉的一片清静之地,不过三百年前,这里却属于清朝最高统治者的皇家苑囿,1653年,顺治皇帝率领朝臣浩浩荡荡来到南苑,拉开一副狩猎的架势,巧妙地以“南苑田猎不期而遇”的缘巧,实现了五世达赖的朝觐。

《五世达赖喇嘛传》详细记载了两人相会的情景,“皇帝在齐腰高的御座上落座,令我距他仅一庹远,稍低於御座的座位上落座,赐茶时谕令我先饮,我奏称不敢造次,遂同饮,因此,礼遇甚厚”。

这座石碑已经在德寿寺竖立了两百多年,历史铭刻在石碑之上。顺治皇帝为了纪念与西藏宗教领袖的第一次会面,在南海子兴建了这座德寿寺。“德寿禅林成世祖,尔时达赖喇嘛朝”。1755年,乾隆皇帝重建此寺并将这首《御制德寿寺诗》铭刻石碑之上,百年千年不朽不腐,与石碑遥相呼应。西藏的唐卡画师们则用精妙的笔法,定格了意味深长的时代表情,瞬间就此化为永恒。

这次历史性会见是清初加强西藏地方和清朝中央政府的关系,促进中华民族统一,做出了积极贡献和深远影响,正是那次圆满的历史性会面,1653年五世达赖被清朝中央政府正式赐予“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”封号,“达赖喇嘛”意为“德智广深如海,无所不纳之上师”。

西藏博物馆,坐落于拉萨市罗布林卡东南方向,这里馆藏着西藏史前文物到历朝历代中央政府,对西藏地方行使主权实施管理过程文件等大量珍贵文物。册封五世达赖的金册、金印就是其中最珍贵文物之一。金印,方形,重约8500克,刻有满、汉、藏三种文字。金册共217个字,文中写道:“朕闻独善兼善开宗之义不同,世出世间,设教之途亦异,然而明心见性,淑世觉民,其归一也,隆兴佛化,随机说法,利济众生,不亦休哉”。这意味着“达赖喇嘛”的名号被中央政府,正式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,也正式确立了达赖喇嘛的政治、宗教地位。从此,历代达赖喇嘛转世必须经中央政府册封成为定制。

1703年,康熙在距离紫禁城东北200公里的地方,开启了一项意味深长的工程。这个来自白山黑水间的皇室,习惯了关外清爽干燥的气候,历经三朝统治者的数次甄选,康熙皇帝看中了这个距离适中,群山环绕的盆地,河水潺潺,植被郁郁葱葱,而且夏季温度舒适,空气清爽。不过,皇家的意图绝不仅限于享受生活,因为更重要的是,跨过燕山余脉,就是辽阔的蒙古大草原。这里无疑是清朝中央政府团结蒙古民族的咽喉之地,也成为后来绵延百年,巩固中华民族统一的见证。这片盆地几乎承载着清王朝关于未来的一切想象。

承德,一座从出生就烙印着民族团结和融合印记的城市。当地一位诗人刘学满先生曾经这样描述:“禅承德化鸿庥法,武烈河溪紫气彰,演绎佛家多少事,神乡一统共辉煌”。

避暑山庄,取自然山水之本色,收纳江南塞北之天下风光,历时89年,渐渐形成了今天誉满天下的中国最大古典皇家园林,每年吸引中外游客数百万。

生死轮回,如同日出日落,非人力可以挽留。1722年12月20日,康熙帝在北京畅春园清溪书屋驾崩,康熙去世15年后,五世班禅,这位雪域高原上的圣者,即将功德圆满,告别人世烦忧,归入一片清静纯洁的沉寂。1737年7月,五世班禅面朝东方,安静圆寂。东方,是清朝皇帝所在的方向,接到圣旨与赏赐时达赖、班禅也会向东方谢恩。皇室的延续是血脉,而班禅却要在下一世找回他自己。按照藏传佛教的教义,这个智慧慈悲的灵魂并没有消失,下一世,他将继续完成未尽的使命。

今天的扎西孜村一副现代文明景象,孩子们正享受无忧无虑的童年,他们不知道, 200多年前,一个曾经与他们同龄的男孩,从这里出发,走向扎什伦布寺,走向拉萨,又艰难地走到了紫禁城。

这个孩童就是五世班禅转世灵童,中国西藏地方历史上著名的爱国爱教宗教领袖,六世班禅额尔德尼·罗桑班丹益西。

本文转自“统战新语”微信公众号。

上一篇:佛光山西来寺新春开场 各族裔享受年节气氛

下一篇:云南孔雀舞“飞入”台湾佛光山

蜀ICP备14028054号-2  |   QQ:305062112  |  地址:中国四川  |